偶然的经历与随之萌发的怪诞遐想
Lv4

    最近忙里忙外的,又好似闲人一个。真说正经事没干多少,却每天后半夜睡觉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

    问这几天在想什么?放肆的妄想总会步入歧途,所赋予的绝不是什么清明或顿悟。或者是说,我们不应该去担心与自己的现状不相关的事物? 这样好不好我也不知道。而显然自身没有探讨哲学的天赋,却抱着觊觎世界真理的态度进行思考与批判,结局自然不用多说——愚人总是把脑子里的垃圾当宝贝。我也希望像我这般的愚人只是个例,如果正如我所期望,那我还是庆幸这世界没被困在形而上的思考里。形而上的思考是人的本能,但若是都像我这样,沉醉于暴露本性,着眼于不切实际的空想,那岂不是世界要乱了套。

    就是最近的某一天下午的事。出门拿东西忘了带钥匙,落得回不了家的境地,只得在外面消磨几个小时的时光。而你也不知道,每当你无所事事,空想的本能总是会从思维的牢笼里渗出来,这就有点坏事了。于是乎在那个广场上,,当然,我也记不太清旁边站着坐着吆喝着的都是谁了,能想起来的就是那群小孩子,互相追逐着,干你我小时候都爱干的事。碰见这个,晨昏颠倒的我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。

    这情景对我来说当然不太常见。前几年辛苦,朝五晚十的多了,也没空上广场溜达;而忙里偷闲出门转悠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原因,广场的人烟早就飘散了。所以我曾经一度的怀疑,是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和我一起长大了,是不是这里的童真也被时间磨没了?还是说这个破地方,也许只剩些老骨头和爱钻牛角尖的犟种,少了些可爱了。现在看见这群孩子,这个由偶然的事情引发而出的偶然经历,轻而易举的推翻了我的阴谋论。

    是的,孩子在的,孩子永远都在,离开的是我。走了,不自知,高兴地迎接成熟,浑然不知这其中的代价,最后自然也被世俗沾染成了如今这副样子。小孩儿想变大,而等他们大了,又想回去。只能说都是一群贱种,从来没想过自己手中我握着的东西,到底有什么意义。但小孩子也没错,他们只想玩,他们哪里晓得那些事呢?大人们也同样不晓得,因为他们只是忘了,若是重新回去,他们会失去什么他们早已习惯的东西。若是失去话语权和金钱、忘记面对人群的话术姿态,那重回少年的皮囊大概也不剩什么了吧。

    遗忘。时间给人的礼物和枷锁。我在面对那群孩子的时候,思维自然地开始追溯,神经沿着记忆的水流奔走,直至索到干涸之处,才发现失掉了什么。只能感叹忘性真大,十多年的事都模糊了,不禁以我未满二旬的年龄自恐,等老在床上那天是不是脑瓜能成个空壳,啥都忘了。当你开始回忆的时候,是你的嘴角上扬,还是你的眉头紧皱?记忆带给你的,是怀念,还是追悔莫及,抑或是痛苦不堪?无论你怎么想,深夜在床上思考的时候,醒来回味梦境的时候,你大概才能感觉到真正的答案,这种答案可能是反直觉的。那一句话,一个动作,一件小事,为什么会记那么久呢?换做我,可恨不得全忘了才好。

    脑中的某个念想,绝不是一瞬成型。为什么会有,可能你也不明白。但有个我们都学过的道理:物质决定意识。曾经的某一刻,某人曾经目睹的,某场物质的运动,以某种隐形的方式,略微改变了其脑壳里装的那团浆糊,然后事情就从此不一样了。你就是忘了又如何?那里永远都有它存在的痕迹,是伤口,也是圣痕,该来的事情早在遥远的过去就已经被引导,经历的一切都塑造了人,无论是可以意识到的还是无意识的。所有的意外都是意料之外,所有的后果情理之中,如此意向,我对我如今与当初宏图壮志相差甚远的颓废模样,也不再感到过多的惊讶了。

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