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 Mission Day China 网站关闭说起:纪念 Ingress 的六年
Lv3

我早就把这个网站忘记了,直到看到这样一条公众号推送,又勾起了我的回忆。这是一份来自 2016 年的回忆,又在当下把它拾起。

MDC 官网停运通知

具体精确到在哪天我开始玩 Ingress 这件事已经几乎不可考了。翻看谷歌相册,发现留存的第一张与 Ingress 相关的图片的日期是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日,那姑且就以这个时间作为我入坑 Ingress 的时间吧。算到现在,也已经将近 6 年。

北京 Mission Day

中国大陆一共举办过十四次次 Mission Day,我参加过两次。16 年,那时我初二,入坑恰好赶上中国大陆的第一场 Mission Day;17 年我初中毕业,参加了济南的 Mission Day。那时的我满心欢喜的以为借助着这样的线下活动,LBS 游戏会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,可我还是想的太乐观了。谁能料到呢,2018 年的 Mission Day 居然就已经是其在中国的绝唱了。2018 年过后,我们迎来的是新冠疫情,以及现实政策环境的极大变化,作为一个境外的游戏公司,再次举办这样的活动已经是事实上的不可能了。

好的是,我赶上了 Ingress 在中国最黄金的岁月,借助着这个游戏,我结识了很多不同地方、不同职业的玩家,也第一次意识到互联网世界的广大。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款改变了我人生轨迹的游戏。这并不是指游戏的玩法有多高深,而是在十五六岁的年纪,能通过这样的途径去认识他人,感受世界的联系,已经使我的诸多想法产生了很大的改变了。

很惭愧到现在也没升到满级

而坏的是,接触这款游戏的时候我只有十五六岁。我在想如果在接触的时候我已经上了大学,会不会能够脱离学业上的掣肘,更好的享受这款游戏呢?我确实赶上了黄金时代,但可惜,Ingress 却没有赶上我的黄金时代。如今,我确实上大学了,而 Ingress的社群早已凋零,曾经那段跋山涉水只为一条 Link 的岁月,再也没法感受了。很惭愧,玩这破游戏六年了,到现在我也没能满级。现在打开游戏也不过随手操作一下,很少有去做多重或者刷经验的冲动。如今的我的确有了玩 Ingress 的时间与精力,但再也没有了当初的热情。

其实在一开始,我刚接触到Ingress时,就意识到它是一个强调“复食性”的游戏——你每天、每时在做的事,就是把别人吃过的屎再吃一次。(当然别人也是一样)所以这个游戏能不能玩“好”,其实在于你自己行动力如何。你要是活动范围就那么大,那每天看到的肯定就是那么几个Po,至于愿不愿每天刷、能不能收获乐趣就因人而异 …… 你要是玩到16级,你也肯定是这样。之前我说服自己干这事的理由是“有经验啊”“要练级啊”,现在级都满了,打了也没经验;有时想到我不打没事,我打了绿军还可以重新连上,等于给他们送经验,真的有点不想打。当然我理解这个游戏就是打来打去不然怎么升得了级,可是我满级了呀,可以不用趟这浑水不是吗!…… Ingress还有很多玩法,比如聚会、交换bio卡,以及群众们喜闻乐见的大吃大喝。但我并不以之为乐……一年前和现在我都觉得它带给我的乐趣主要是两个,首先我能看到崭新的、用百度乃至中文谷歌搜不出来的世界。比如去东京,去巴黎,去莫斯科。去这些地方你当然可以看美景,吃大餐,回来写一篇“遇见最美xx”之类的垃圾,就像许许多多其他游客一样。但我由于玩这个鸟游戏,看到了一些普通游客绝对不可能发现的风景。
——《Ingress》: The End - 触乐 (2016) 作者:风力

的确,在高等级之后,Ingress 的基本玩法已经变得索然无味。玩家们的乐趣只剩探索与交流。而游戏环境的转变早就把这方面的乐趣也消磨殆尽,于是玩家们退坑的退坑,消失的消失,游戏的活跃度急剧下降,Logs 也几乎不再出现,而现在还能联系上的老玩家也所剩无几。Ingress 正在逐渐的冷却成一个单机游戏,这样一个在玩法上比较单调的游戏若是成为了事实上的单机游戏,那么他的乐趣也消失的差不多了。如果有像我一样对 Ingress 的感情十分深厚的人,他面对这一状况,也一定很不好受。

我在这里拥有太多美好的回忆了,我太不愿意看着它逐渐走向冷寂了。可是这个进程已经开始,社群也无法回到以前的热度,伴随着互联网文化的巨变,这个曾经被给予改变未来游戏形态厚望的项目,也渐渐被推向历史的坟墓。而 MDC 网站的停运,只是这个过程的第一笔。我永远忘不了2016年的7月,忘不了2017年的8月,忘不了与 Agents 经历的种种。但是现在我看着 Ingress,就像 MMO 的老玩家看着他们的工会,一个个头像逐渐变成永远的灰色,曾经的战友也变成了点赞之交,我不想这样,可是已经变成这样了。

但是无论怎样,已经创造的回忆不会消失。不会忘记北京 Mission Day 领路的香港阿姨,也不会忘记济南 Mission Day 整理 Biocard 的小姐姐;永远感激组织活动的 POC 们,也感谢带我入坑加入组织的小哥。感谢 Ingress 给我带来了几年的快活时光,感谢玩 Ingress 让我接触到的每个人,感谢它间接让我学习到的知识、开拓的思维。或许,我永远不会再次安利别人玩这款游戏了,也永远也没有机会再次说出那句「It’s time to move and explore」,但我永远希望在遥远或者不远的未来,待疫情以及环境好转之后,我们能重新怀着探索与交流的欲望,在线下再次相遇。

我永远期待着与大家再次相见。

(已经对网站做了备份,详见此处。)

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