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不再是Dash Berlin了

    是去年的某个时候,偶然知道了Dash Berlin要来成都的消息,可惜1月30号他来的时候我正好不在,还为此懊恼了一阵子。但似乎是因为一些原因延期了,改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也算顺了我的意。 高考前期待着以后能出门玩,去各种音乐节,而病毒让这些想法一直没...
  • 解构主义

    一恍惚间开学两个周了,一个多月的寒假没太多体会便很快结束,很多想干的事情没有做好。感觉假期生活的感觉与高中时候的假期相比,本质部分并无不同。绝大部分的时间都虚度了。 生活总是会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,谁又知道最初想学计算机,后来决定学电子信息的人,最...
  • 记“四颗智齿”的袭来

    两个多月之前,其实时候大约已经不早了,我还没注意这件事。我还不明白,直到摸到上面窜出来两颗新牙。 想着先准备期末考试,等放假回家在处理。可也真是承蒙老天爷大过年的还惦记,拍完片才知道下面也有两颗智齿,还是横着长的。 很不情愿的,临年关去拔牙,除夕夜里...
  • 偶然的经历与随之萌发的怪诞遐想

        最近忙里忙外的,又好似闲人一个。真说正经事没干多少,却每天后半夜睡觉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     问这几天在想什么?放肆的妄想总会步入歧途,所赋予的绝不是什么清明或顿悟。或者是说,我们不应该去担心与自己的现状不相关的事物? 这样好不好我也不知道...
  • 致阔别半年的青岛

    与成都相比,青岛的经济发展和历史文化的底蕴都远不如成都。但很奇怪,虽然成都以旅游名城标榜,但很多景点都索然无味。甚至可以说去了之后自感不值票价。就算是杜甫草堂,武侯祠这种非常著名的地方,去过一次之后,也绝不会兴起再去一次的念头。 而我在青岛这么长时间...